王中王论坛当前位置:主页 > 王中王论坛 >

859369.com以忠诚铸魂 让警徽闪耀热血与担当之光

发表时间: 2019-10-17

 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、副监狱长梁小辉。记者 邢丁 摄

  长城网唐山讯(记者邢丁 金宗明)梁小辉,男,汉族,1966年4月出生,中共党员,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党委委员、副监狱长,荣获第九届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称号。

  梁小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,每天与罪犯打交道。敦实的身板,黝黑的脸庞,沉默坚韧的性格,无处不吸引着人们探寻他身上的故事。

  梁小辉1982年9月参加工作,从警30多年来,始终如一坚守忠诚于党,忠诚法律、忠诚监狱事业的崇高理念,为党的监狱事业奋斗不止。

  2010年5月,冀东分局第四监狱被确定为河北省唯一关押男性艾滋病罪犯服刑点。接到管理艾滋病犯任务的梁小辉深知,管理教育艾滋病罪犯不仅比普通罪犯难度大,还存在着感染艾滋病毒的职业风险。组建专门的艾滋病犯监区,在河北省还是个新课题,没有任何经验可取,一切都要自己摸索、尝试,困难可想而知。梁小辉阅读相关书籍并上网查阅相关资料,了解艾滋病的相关知识,了解艾滋病犯的心理特征,以及国内其他省份有关艾滋病犯集中管理的实例和经验。

  为了减少干警对“恐艾症”的心理压力,有心的梁小辉把自己学到的预防传染病的系列知识,不厌其烦地向干警们宣传,让干警们消除思想包袱。

  在与病犯谈话中,梁小辉发现这些罪犯普遍都因病痛折磨产生烦躁、易怒的情绪,有的甚至与干警对抗、威胁。在经过一番慎重考虑之后,他大胆提出了“与艾滋病罪犯零距离接触”的工作思路,消除艾滋病犯的心理隔阂。他第一个脱掉防护服,走进了监舍。“见我没穿防护进来,病犯们一下子围了上来,向我打着招呼。”梁小辉说,经过吸烟区时,一名病犯拿出一支烟请他抽,他知道病犯这是在试探他。梁小辉毫不犹豫地接过烟,边抽边与他们聊天。没想到,这支烟成了他和病犯沟通的突破口,病犯感觉到梁小辉是真的尊重他们、平等的对待他们。从那以后,病犯们都愿意主动找他谈心,这也让他第一时间掌握了他们的思想动态。 “零距离”接触,拉近了距离、消除了隔阂,打开了工作局面。

  改造一个罪犯很难,改造一个对生命绝望的艾滋病罪犯更难。梁小辉和干警们不歧视、不抛弃、不放弃,把人文关怀融入到严格依法管理之中,每天与病犯近距离接触,了解他们的病情,关心他们的生活,倾听他们的诉说,让病犯感到了温暖,感到了做人的尊严,教育改造工作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一名有吸毒史的病犯被家人遗弃,他也自暴自弃,常常打骂其他犯人,不服从管理,有时连干警都骂,扬言:“我就是个‘活死人’,大不了这一百来斤扔到监狱”。梁小辉并没有简单地关他禁闭了事,而是教育他,感化他。见他因全身患有疱疹,皮肤溃烂,使用蹲便大腿皮肤经常粘连,非常痛苦,梁小辉就动手为他做了一个简易座便器。梁小辉还多次与病犯父亲沟通,说服家人原谅了他,给了他信心和希望。后来,这名犯人成为改造积极分子。减刑释放那天,该犯家人十分感动,送来一面锦旗,上面写着“热心帮教献真情,温暖浪子早日归”。

  一名四川凉山彝族病犯住院治疗期间必须绝对卧床,梁小辉和同事们每天轮流为他喂水喂药,端屎端尿。经过治疗和干警们的精心照顾,该犯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。根据病情,梁小辉和干警们按规定为他申请了保外就医,并奔波三天三夜把他送到家中。病犯把干警对他的关爱告诉了家人,家人非常感激,特意买来一头牛,用彝族最高礼仪“打牛待客”来招待梁小辉和干警们,被他们婉言谢绝了。离开时,这名病犯一直把梁小辉送到车站,边走边哭:“梁队长,这一分开,再也见不着面了。我心里难受啊!”那一刻,梁小辉感到十分欣慰,“感觉自己所有的辛苦和付出,值了!”

  与艾滋病罪犯朝夕相处,风险时时存在。一名保外收监的艾滋病押犯,因对收监不满,自收监之日起,经常吵监闹狱,并威胁梁小辉说:“我的命不值钱,等我出去后,我让人撞死你儿子,让你后悔一辈子!”2014年12月10日,在监区干警制止该犯违规行为时,该犯威胁说:“你们谁也别靠近我,谁上来我咬谁!”梁小辉果断采取措施,冲在最前面,和其他干警一起强制将该犯制服,使他感受到了法律的威严。在该犯隔离关押期间,梁小辉多次耐心对该犯进行谈话教育,并为他解决生活上的一些困难。该犯悔恨地对梁小辉说:“我那样辱骂你,折腾你,还一如既往的对我好,我真的没有脸面对你。我一定好好改造,回报你对我的帮助!”

  2011年6月,梁小辉在巡视监舍时,发现两名病犯扭打在一起,他立即上前制止,在拉开罪犯时,左手食指被划破。同年9月,在搀扶一名病重犯人体检时,手指再次被划破,伤口很深。一年的时间里,手指被划破2次,大大增加了被感染的几率。“在等待结果的半年里,我的内心很纠结、很忐忑、也很煎熬,万一传上了怎么办?”梁小辉坦诚地道出内心的感受。庆幸的是他没有被感染。他说:“党把这副重担交给我,我就要对得起这份使命。面对急难险重的任务甚至是生死考验时,我不上谁上?”

  “犯人有期限,工作无期限”。做为一名狱警,付出多少心血,吃了多少苦,859369.com梁小辉自己也不清楚。封闭的工作环境和特殊的工作性质,使本来就不善交际的梁小辉更显得离群索居。他对外尽量不说出自己的工作,刻意少串亲访友、参加聚会,担心引起对艾滋病不了解的人的误会。为了工作,加班是常事儿。孩子在外上学,几个月也难得与他见上一面。家里的事,全靠妻子一人操持,他不是不想分担,而是线年,连续两年的春节,他都是在监区里度过。想到妻子、孩子,这个坚强的男人也不禁眼睛湿润,“我欠她们的实在太多了。”

  多年如一日。梁小辉和同事们把多名病犯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,成功改造艾滋病罪犯250多名,转化率达到100%,没有一起重大监管安全事故发生、没有一名病犯死亡、没有一名重新犯罪。

  “选择了这个职业,穿上了这身警服,就意味着选择了付出和奉献!”梁小辉说,一路走来,自己无怨无悔,“我和我的同事们会坚强地、默默地坚守在高墙电网之内,用我们的青春和汗水书写监狱人民警察的忠诚。”